2008年4月1日星期二

我們香港人很刻薄

我們香港人很刻薄
—— 從裸照風波反思香港的文化特質

藝人裸照一案,再一次反映了香港的文化特質——我們香港人是很刻薄的。

案中幾位藝人,原來是受害者,但大部份圍觀看熱鬧的群眾給他們的反應是甚麼呢?不是冷嘲熱諷,就是嚴詞苛責。

甚至到了「阿嬌」站出來委婉地表示歉意,評論員們,也沒有停止落井下石。一邊是「除了天真與傻,還有對錯!」;另一邊是「大家鄙視的不是你的放蕩,而是你的虛偽!」蔚為奇觀。

一時間,才子名嘴們彷彿在進行罵人比賽,競相找出最尖酸刻薄的金句,灑在受害人身上。而讀者們看到之後,又擊節讚賞,互相轉寄、連結,奔走相告。

整件事給我的感覺,像是在羅馬帝國的鬥獸場。獅子和奴隸在廝殺。當獅子把奴隸撲下,並從他的身上撕下一大塊肉時,興奮的觀眾就爆出高聲的歡呼,響入雲霄。

評論員們,不再只是嫉惡如仇,而是嫉弱如仇,嫉殘如仇!而讀者們,都變了嗜血的群眾——哪怕血原來是來自被人刺傷的受害者。

在這裡,我不想責難任何人,畢竟,苛刻與寬容,是一種價值取態,並無客觀的對錯標準。我只想各位反思,香港人在討論公共話題時是怎樣變得這樣苛刻、涼薄、冷血?

是有原因的。

原因是香港有一個畸形的假民主政治制度。除了極少數既得利益者之外,香港大部份人只能論政,不能執政。民選議員們即使能被選入立法會,在功能組別和分組投票兩大金剛箍下,他們實際上也不能對政府施政有真正的影響力。

在這一種背景下,參政的人發現,他們不能辦實事,只能開口罵政府。他們發現,做事雖然有心無力,但講話可以天下無敵!

在 2003年,市民發現,他們不能投票趕走他們不喜歡的特首和廿三條法案,只能上街吐烏氣。結果,有五十萬人這樣做了。

久而久之,政客名嘴罵人言辭愈苛刻、愈激進,便愈受歡迎。從九十年代初期開始,先後造就了黃毓民的「癲狗」、鄭經翰的「十點前特首」等名嘴。其後有人使各種橫手令他們收聲了。但縱使他們封咪了,在基本矛盾並未消除的情況下,他們的精神在香港長存!很多市民平日私下謙厚仁愛,但一討論到公眾事務,就劍拔弩張青筋現。人人都彷彿滿肚怨氣。在公共空間中,香港人的文化是:逢高官皆狗官,凡政策皆陰謀。逢有災害,必是人禍。問責制是凡事必要有人被罵個狗血淋頭。結果,政府施政動輒得咎。而這一切,又都是壓抑在一片主流媒體的歌舞昇平之下。表面風平浪靜,實質內裡是波濤洶湧,隨時待機而發。

這種苛責文化,已經刻入了我們的 DNA 中。也從政治議題蔓延到其他公共空間的話題,如沙士事件。苛責的對象,也由高官政要蔓延到其他公眾人物身上,如今次的受害藝人。香港人不是沒有溫文爾雅、寬容克己的冷靜分析,但他們都已被淹沒在其他聲大夾惡的評論中。他們被時代的洪流淘汰了。

要把香港從這個巨大的壓力鍋中釋放出來,讓民間的各種怨氣有正常渠道釋放、消解,只有一個方向。就是開放實踐參政的渠道,讓有著各種不同利益和價值觀的人們或他們的政治代表,通過投票或執政來表達並實踐他們的施政理念,而不只是太聲吵鬧訴不滿。

香港人有一句話:「你講得咁叻,你o黎做o剌!」正是這個意思。實踐,除了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,也是疏道苛責文化的一個良方。

可惜,我們還要等。在 2020年前,我們仍要活在這個壓力鍋之中。四十年前的 60 年代,高壓的港英殖民統治,要通過一場血腥的左派暴動才能糾正。今日的香港,不知還要付出多大的社會代價,經歷多少的大小風波,才能捱到 2020 年?

-- 完 --

後記:本文原寫於 2008年 2 月底,打鐵本應趁熱。但筆者為了追求本文可被更多讀者讀到,決定投稿於某報。不幸因稿擠一直沒有付印的機會。現筆者從報館取回發表權改在部落格發表。這世界,好在重有 Internet!另,本文上半部份(提出問題部份)曾於聲音媒體發表(RTHK1「公民社會」「天地博客」(2008 年 2 月 29 日 3:20 pm)。接此收聽)。

10 則留言:

Anna Cheung 說...

或許我不會說香港人很刻薄,我會說這是港人文化,是很消極的。我開始明白到為何那些名嘴有這樣多FANS!香港沒有真正的 Free Speech,報紙傳媒只選擇性的去報導,很多低下層沒有地方去發洩,能聽到另類的聲音,對他們來說,是很重要的。

Oldfield 說...

說得好,除了民主制度,我想 "sales" 文化也有相當影響。

leeyuiwah 說...

我有幸能在外國生活了幾年,能感受到不同的文化中的人們對不同事件的反應。本文希望可以引起一點討論。謝!

kit 說...

無意中看到了你這文章,給了我一個反思的機會,原來自己無意間亦犯了錯,就算沒有口講,心裡亦在予人批判,我很討厭其他人批判我,為何香港人不能包容一些?多謝你的文章。

匿名 說...

路過...

或許這是一種自衞心態, 因為大家心底裏也怕被無理批評

先狠狠批判了人家, 便能覺得自己是清白的, 是優越的, 於是目標一被鎖定便連聲附和, 加入 "清白者" 的陣營, 叨一點光了

所以這種惡意批判一旦開始, 便很難停下來, 最後停下來, 多半是因為失去了興趣...

謝謝您的文章

匿名 說...

我看這文化在港正變本加厲...希望有多些人能讀到你這遍文章.尤其是一些自命高官的人.

雲中傲 說...

你說到藝人裸照一事,我並不覺得他們有什麼值得同情,事件中的藝人有人用鎗迫過她們(他)拍照嗎?全是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拍下這些不勘入目的照片。這個是社會風氣的問題,不是你說的「受害人」問題,社會上眾多的年青人會視這班所謂「偶像」為馬首是瞻,他們可以做的,為何他們就不可以云云。所以應該說,我們鄙視的是他們的虛偽,更鄙視他們的放蕩才對

雲中傲 說...

你說到藝人裸照一事,我並不覺得他們有什麼值得同情,事件中的藝人有人用鎗迫過她們(他)拍照嗎?全是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拍下這些不勘入目的照片。這個是社會風氣的問題,不是你說的「受害人」問題,社會上眾多的年青人會視這班所謂「偶像」為馬首是瞻,他們可以做的,為何他們就不可以云云。所以應該說,我們鄙視的是他們的虛偽,更鄙視他們的放蕩才對

李銳華 Clement Lee 說...

雲中傲君:

別人在睡房中的私事,旁人有甚麼權去過問?

易地而處,您會希望別人過問您的私事嗎?

雲中傲 說...

問題是.....
你說睡房是對,但這廝用同一個睡房「招呼」了幾多位女性的有數過嗎?我自己就數不清了。而當中的女性你猜完全不清楚這廝的為人嗎,既然知道了這廝是個專玩弄女性的淫棍還要跟他混下去,麻煩是自招的有誰值得同情,至於這個淫棍,直接拖去後巷亂棍打死就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