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3月9日星期日

轟轟烈烈 vs 細水長流

很快又一年了。在 facebook 上收到司徒華先生的邀請,是關於今年(2008)的「六四」十九週年的維園燭光晚會。由於我現在仍然身在美國。看來今年又要缺席了。

這幾年來,每年「六四」時,在我家中都有一項「儀式」,就是重溫美國導演 Carma Hinton 的紀錄片《天安門》(The Gate of Heavenly Peace, 1996)。我認為該片仍然是反思(對,是反思,不單只是紀念)1989 年六四事件的最好材料。

http://tsquare.tv/film/reviewex.html

1989 年「六四」時,我正在香港大學當研究生。由於事發時正是本科生考試期間,在蜀中無大將的情況下,也因為受到北京學生的感召,我硬著頭皮當上了港大學生會的民運支援組織的秘書長(當時共有兩個秘書長。在最關鍵的幾個星期,我們是每十二小時交換值班一次的)。整個五月六月,幾乎沒有回過宿舍和老家。我算是親身參與、體驗了一次歷史事件。

在這之後,很自然地每年我都有在思考「六四」事件中的對與錯。但可以說,我是到了七年後,即 1996 年當我看了《天安門》一片時,我才恍然大悟,把整件事情想通了。我的體會大概如下 ... 大多數人(特別是年輕人)都喜歡搞轟轟烈烈的革命,而不喜歡幹細水長流的實務。但是,如果我們真誠地希望有一個更美好的社會,我們就不能逃避看似瑣碎、平庸的工作。大部份 89 民運的參與者,都希望中國進步,但當時的中國需要「再次革命」嗎?中國能承受「再次革命」的社會衝擊嗎?即使革命真的發生,革命後會有真正的民主嗎?還是只會帶來新的一個獨裁的「革命政權」?如果大家所追求的不是革命而只是「和平演變」,那麼運動的策略應該是甚麼?而為什麼這種策略不能在運動中體現,而最後運動要以流血收場?

這些問題, Hinton 都提供了一些很好的看法,希望你們也會喜歡這部電影。

共勉!

P.S. 該紀錄片在香港是由「映象無盡有限公司」發行,但不知現在在市面上是否仍然能買到。

YouTube 上有片段,但可惜該批 YouTube 片段錄影時的畫面的質素欠佳。

4 則留言:

The suffocated 說...

Tutor,

很久沒見了,我是當年「上村」的其中一位村民「老馮」,相信你已不記得我吧。那年我 Yr 1,不記得為了甚麼事情(如果記得的話,也該是些事後想來令人覺得白痴的事吧)搞到村中的「大仙」針對你。他們還替你起了個花名--你大概不知道吧--叫「挑 Lee」呢!這個「挑」,當然是 tutor 的 'tu' 和某粗口字的共同諧音了,哈哈。記得你當時勸我們「律己嚴,待人寬」,想不到現在看你的 blog, 你還是這樣說。果然始終如一,佩服佩服。

我手邊剛好也有一套《天安門》,但我那部九歲半的電腦已不能勝任播放影片了,所以以下我也只是憑印像說。我記得 Hinton 是這樣說的:中國人喜愛革命 (revolution),但不愛改革 (reform)。言下之意不是說人們不愛幹實務,而是說人們總以為推倒重來就是好,縫縫補補就是錯。

我有位朋友以前唸政治科學時告訴我,政治決策有兩大模式。第一種叫 rational-comprehensive, 意思是作出決策之前,必須通盤考慮所有選擇,權衡一切利害,只要是最佳方案,那怕大刀闊斧都要實行。第二種叫 incrementalism。相信看字片已知其意吧。簡單地類比,rational-comprehensive 是革命,incrementalism 是改革。

以往港府的決策模式都是比較漸進的,但九七之後似乎有所改變。最明顯的例子是所謂的教育「改革」。它們不止頻繁,而且每次改變都徹底揚棄舊日的教學或行政模式,但又對上一次「改革」的成敗缺乏反省。與其說是改革,不如說是不停革命。

另一個例子是港台。港台做得唔夠好?索性成個剷起佢,另立一個公營廣播機構。

禽流感殺雞,和近日流感爆發,周一嶽宣佈小學停課亦一樣。,雖然應付傳染病可能真的需要下重手,但我很懷疑香港社會還能承受這種「有殺錯,無放過」式的總動員方法幾多次。

也許扯遠了,不過當政府不斷吹噓香港是如何國際化的時候,我只覺得本地的當權者以至平民的眼光其實變得愈來愈狹窄。至於革命與民主的問題,我想南美洲的歷史應可給人一點啟發 (albeit military coups are a bit different from revolutions)。有本書叫《拉丁美洲軍人政權之研究》,或會對你的思考有點幫助。

偶然在網上遇上故人,有點驚喜。祝你生活愉快。

leeyuiwah 說...

「老馮」,

網上喜遇故人,不亦樂乎!

我當然記得你,我還記得阿甘、Aaron、Terrance、「唔怕凍」、小強等各人。希望大家都安好。

我在 facebook 上有 profile,你可在那兒找到我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profile.php?id=558317950

或電郵給我 leeyuiwah AT hknet DOT com

你和「葵循」有關係嗎?

The suffocated 說...

我都很少見大家了。最近見 Aaron 同唔怕凍都係阿彤結婚那晚。不過大家都應該安好,至少佢地好幾個都重有打波--不過唔係 hockey 或 softball, 而係 golf ;-D

Facebook 我無玩(我知自己好脫節),不過我會繼續睇你寫 blog 的。阿彤有玩 facebook, 如果你有興趣可找他聚一聚舊。佢畀我個 profile, 我會另外 email 畀你。

「葵循」是誰?未聽過。

V.T.M. 說...

在找尋《天安門》網絡影像資料時,無意間來到這里。

見到有人討論及反思六四事件,順便將下面的資料給你們分享,算是給你做個參考。

http://xztibet.googlepages.com/

這個世界有許多種革命,如今我發現了一個令人心寒的名詞「colour revolution」。尋找真相,以及推翻一直以來所有相信著以及眼前所見一切旳過程,很痛苦。

這個被稱之為不流血地推翻政權的方法的背後,卻是更為可怕的東西。